童书市场作者待遇原创作品vip8455新葡萄娱乐官网,标志着中国儿童文学引起了世界的关注和重视

作者:公告

导读:六一儿童节即将到来,许多家长选择最传统的礼品—图书送给孩子们。品种繁多、良莠不齐的童书,也让很多家长在为挑选一本好书发愁,甚至担心有害读物侵入孩子们的生活。  【中国礼品网讯】六一儿童节即将到来,许多家长选择最传统的礼品—图书送给孩子们。面对不断增长、琳琅满目的儿童读物市场,孩子们的阅读生活增加了选择性与趣味性,与此同时,品种繁多、良莠不齐的童书,也让很多家长在为挑选一本好书发愁,甚至担心有害读物侵入孩子们的生活。那么,家长和孩子们应该如何理性看待和面对这个市场呢?为此,记者采访了儿童文学作家、批评家和编辑,以期能得到相关答案。  儿童读物市场现状:  孩子们需要更好的阅读环境  目前,我国少儿读物的创作和出版都呈现出繁荣的景象。作家创作的主题和风格都是多元的,引进的作品种类繁多。随着市场的成熟,阅读风气和氛围也越来越好。一些各具特色的作家群在儿童读物市场中引人注目,儿童文学的创作队伍在扩大,其中有一大批老一辈作家,中青年作家也有上百人,总体来说,他们的童书销售状况比较好,甚至有一大批儿童读物每册都可以发行到10万册以上,拥有大量小读者。  儿童文学目前正处于一个繁荣发展的时期,与此同时,一些只追逐利益的儿童出版物的质量问题也显现出来。  春风文艺出版社编辑赵亚丹说,最近两年,儿童文学类图书的出版在前几年爆发式增长的基础上,呈现出了新的状况:一是品种数量依然保持年年递增,但新人新作的比例较前几年有所下降,名家旧作重复出版的状况愈加严重;二是依然缺乏可读性、思想性和艺术性俱佳的优秀原创作品,居于畅销排行榜前列的作品呈现“泛娱乐化”的倾向;三是单品种销量差异化加大,包括装帧设计在内的作品质量对作品的销量影响越来越大;四是商业化运作进一步加强,类似于“查理九世”系列这样的“团队流水线”式的作品出现。  儿童阅读无疑是重要的,然而由于社会环境和家庭环境等问题,目前仍有很多负面因素在影响着儿童阅读。  儿童文学批评家谭旭东认为,影响儿童阅读的因素主要有四个:一是社会环境。现在,流行文化和电子媒介对孩子的阅读影响很大,不少孩子迷恋网络游戏,不但无法正常上学,而且视力也坏了;二是家庭环境。不少家庭基本上没有书,父母也不给孩子买书,或者不会给孩子选好书;三是社区与村落环境。现在城市里很多社区,没有绿地,也没有阅读环境。乡村里,更是缺乏阅读条件;四是学校。不少学校里不重视阅读,没有图书馆,也没有像样的童书。一些老师缺乏对阅读的基本认识。希望社会各界齐心协力,一起来抓儿童阅读,给孩子们创造一个良好的阅读环境,让他们尽早体验读书之乐。

儿童阅读现状:欣喜中有忧心

“郑曹之争”背后的中国童书泡沫

近日出炉的《2017年中国图书零售市场报告》显示,2017年中国图书零售市场总规模为803.2亿元,其中童书占整个图书零售市场的码洋比达到24.64%,规模达到200多亿元。目前,国内500余家出版社做童书的达到470余家。与此同时,大部分童书质量堪忧,很多出版社热衷于引进版权,中国本土原创能力严重不足,童书市场亟需走出急功近利的误区。
有人一年出三四十本书,
你看有多疯狂!
图书市场上,一本童书销售动辄数百万甚至上千万。数量庞大,质量却不尽如人意。儿童文学作家、资深出版人祁智介绍说,儿童读物市场历来是一块“大蛋糕”,而这几年,因“二孩效应”凸显、全民阅读的倡导等叠加因素,这块蛋糕正以惊人的速度膨胀,“这本是一件好事,但创作界、出版界还没做好准备,无数平庸写手涌进了创作队伍,众多出版机构受经济利益驱使,童书质量没有得到相应的提高。”
“有人一年出了三四十本书,你看看有多疯狂!”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南京师范大学文学院教授谈凤霞谈到,很多童书出书速度惊人,往往几个月甚至个把月就“隆重推出”,一些“系列书”眨眼之间像汪洋大海一般,“你想想,一本书花几年功夫很正常,而现在童书这样的出书速度,怎么可能保证质量!”
“儿童读物出版的黄金10年,并不代表质量的黄金10年。”晓庄学院文学院副教授李燕说,商业上的成功并不代表质量上的成功。她举例说,现在儿童读物的评奖越来越多,但很多评奖因为要考虑影响力,在推选入围作品时首先设置了“销售量”门槛,这很容易把之作拦在门外。李燕曾做过多年少儿图书编辑,她提出过一个观点,那就是“向单本书要效益”,她解释说,目前市场上充斥着“系列书”,很多都是注水书、流水账,偏偏家长很买账!事实上,恰恰是一些单本书非常,如刘绪源的《美与幼童》,被业界认为是近10年来具理论原创价值的童书,可惜缺乏集群效应,在市场上往往容易被淹没。
引进版权如“抢白菜”
本土原创严重不足
童书市场质量数量倒挂的同时,引进输出失衡也是一个显著现象。谈凤霞介绍说,“引进版童书不少都是经典之作,出版社操作起来快速、方便,市场也能得到保证,因此,很多出版社一哄而上,造成本土原创能力不足的恶性循环。”谈凤霞告诉记者,深圳的“爱阅基金会”每季度挑选100本左右的童书,让全国多名儿童读物研究专家评选前十名,“选来选去,发现引进版占优势,后来为了鼓励原创,硬是规定原创的要占50%,这样,一些本土原创图书才勉强上榜。”
这种倒挂现象在每年一度的意大利博洛尼亚国际儿童书展上得到了“活生生”的验证,“这个世界大、有影响的童书展上,到处都是中国人争抢版权的身影,就像抢白菜一样,以前每个版权定金只要几百美金,现在是几千美金!”李燕介绍说,由于中国童书市场巨大,国外版权机构非常重视,但令人尴尬的是,在这个市场上,中国输出的版权却少得可怜!
谈凤霞认为,与西方相比,我国儿童读物创作在一些方面本身确实存在不足,如幻想、想象、创造力不够,从这个角度来看,多引进国外版权童书对本土原创有很好的借鉴、促进作用,“不过,我们同时也要发挥自己的特长,比如我们的文化传统,中国人独特的审美观,等等。”李燕强调,相比其他图书种类,因为“童心”的普遍性,中外童书应该更容易接轨,如对真善美的弘扬、对弱势群体的悲悯、对人性秘密的挖掘等,“只有真正做到了碰撞融合,相互提高促进,中外童书的引进、输出才能达到平衡。”
不能满足于“讲故事”,
要沟通儿童与成人
那么,什么样的童书才能算得上精品?谈凤霞以儿童文学为例,文学性是主体、也是基础,而不能仅仅满足于“讲故事”。其次要有性,儿童文学要有乐趣,但这种乐趣不是娱乐,而应该充满了智慧的光芒。另外,儿童文学还要注重风格化,要回答人生中一些带有根本性、探索性的东西。
中国本土原创儿童作品,曾经有一个很好的传统,如鲁迅、俞平伯、丰子恺等文艺大家当年都积极创作儿童文学,而长期以来,这个传统却被忽略了,儿童文学创作队伍良莠不齐,很多人奔着经济利益忙不迭地“杀”进来。“每个大人心里都住着一个孩子”,儿童文学作家韩青辰说,千万不要误以为童书创作就是“小儿科”,恰恰相反,童书创作是基础、重要的创作,“要为人的一生负责”,能够创作出“小王子”的一定能够写出的成人文学,反之却不一定。记者注意到,这一两年来,阿来、赵丽宏、张炜、毕飞宇等作家也纷纷创作儿童文学,这是一种令人欣慰的可喜现象。
上海少儿出版社编辑梁燕提醒,童书不能满足于那种浅层次的消遣,“一定要有深刻的内涵,可以用来回味。”祁智引用曹文轩的观点,即“儿童读物一定要有高贵的血统”,也就是说经过大浪淘沙的经典或者说有经典潜质的之作。另一方面,祁智提供了一个“可操作标准”,即“童书一定可以全家人一起阅读”。他解释说,儿童作品能够沟通儿童与成人世界,“一本书,孩子有兴趣读,家长读起来也有滋有味、受益匪浅,这样的图书才算得上之作”。祁智强调,从写书、出书,到卖书、读书,童书市场是一个长长的链条,每一个环节都不能松懈,要突出专业性、艺术性,要强化监管与责任感,只有这样,童书市场才能真正走出急功近利的误区。

将“做童书”等同于“赚大钱”的第三种做法是急于套现,不愿意一遍遍打磨作品,不愿意组织力量创作原创作品,而是力求“拿来”,快速生产,粗制滥造。要么热衷于引进外国版权图书,根本不考虑原创生产;要么将他人的作品“改头换面”,诸如将内容掐头去尾,将书名、封面略作改动,就为己所用;要么只追逐热门书、畅销书,哪种书好卖,就盲目跟风、匆匆克隆。不管是引进、抄袭还是克隆,都会导致童书大量重复出版。

不过,面对浩瀚无尽的书海,老师、家长以及广大小读者在选择时面临着很大的困惑,阅读的“偏食”现象已成为愈来愈突出的问题。就像陆梅所说:“好比一个悖论,以前,我们小时候是没有几本书得以选择,但是却有大把大把的时间;而今天的孩子,有很多很多的书可供选择,却是没有读书的时间。所以,说到童书阅读的现状和问题,归结到根本,就是时间。那么今日孩子的时间去哪里了?课业、补习占了大量时间,这是当下孩子的一个普遍现状。”

好的题材与内容才是真正的制胜法宝

现在的童书市场,看似快火爆炒热热闹闹,但其实从题材上来看,还应该更丰富一些。毛毛指出,“我觉得这些年校园题材的童书特别多,但是关注现实题材的,比如说关注留守儿童、孩子精神状态、心灵成长这些更深层次的作品还是相对较少。希望这种真正接地气的作品更多一些。”

江苏青年作家刷刷的新书《向日葵中队》是一本涉及自闭症儿童的成长小说,讲述患有自闭症的女孩莫离在“向日葵中队”师生们的关爱之下和他们共同成长的故事。该书斩获“优秀儿童文学出版工程”“大众喜爱的50种图书”“中国好书”“桂冠童书奖”等诸多奖项。

她的另一本书《幸福列车》关注的则是留守儿童这个庞大的群体,是一部非常难得的优秀的现实题材儿童文学作品。

在儿童的阅读视野里,不仅需要轻松幽默的校园文学,同样需要充满想象力的科幻小说、充满推理思维的侦探小说、充满阳刚之气的少年军事小说等类型作品来填充。这些作品不应该被排斥在阅读推广人的推荐、作家的创 作以及老师的引导之外,它们要被放到与唯美型的童书同样重要的位置。这样,孩子在阅读方面的营养才会更全面。

在一家24小时营业的书店,笔者看到谢鑫的“课外侦探组”系列图书中的一本已经被小读者翻得封面都掉了,书页也有些卷边,但是依然有小朋友坐在那里看得津津有味。无独有偶,作家八路的军事科普励志小说《特种兵学校》也很受孩子们欢迎,销售码洋过亿。毛毛指出,希望这样类型的作品越来越多。

当然,写作这类作品需要作家具备相应的文学素养和知识储备。写侦探小说的谢鑫是中国科普作家协会会员、世界华人科普作协科幻分会会员;写军事小说的八路则是退役陆军上校,对各种军事知识信手拈来。

谢鑫说,像《名侦探柯南》里面,就涉及到各种各样的自然科学和社会科学知识,比如练过高低杠的人,大腿上会长出独特的茧;衣服的前面被淋湿,后面却没有,这是在雨中跑步的证据……我们的作品也要向世界名着看齐。

郝月梅说,虽然孩子阅读童书是一件轻松的事情,但是创作者必须要用严肃的态度去进行创作。为了创作“我的海岛我的家”系列,郝月梅推掉了所有约稿,一写就是五年。在这中间,换了一组又一组人物,有时候写着写着感觉不对,几万字全部废掉重写。

郝月梅说,在浮躁的市场环境下,儿童文学作家要沉得住气,耐得住寂寞。因为童年的阅读经历对人的影响是非常重大的,有可能在书里看到一句话、一件事就影响孩子的一生。所以,童书创作者要对文字怀有敬畏之心,对自己的作品负责。

带着社会责任做童书,就是在“谋义”。一方面,要让童书价格降下来,而不是把童书当作赚钱工具。一个基本常识是,读者有承受力才会买书,虽然也有家长“只买贵的,不买对的”,但毕竟不占主流。另一方面,要追求童书产品的质量,力求出精品,力求出原创,哪怕只是出版一本小小的图画书,也应该一遍遍地打磨。图书质量才是出版社的核心竞争力。

又到了一年一度的“世界读书日”。自1995年起,联合国科教文组织将每年的4月23日规定为“世界读书日”,希望通过这一节日的设立,推动更多的人去阅读和写作,希望所有人都能尊重和感谢为人类文明做出过巨大贡献的文学、文化、科学、思想大师们,保护知识产权。每年的这一天,世界各地都会举办各种各样的庆祝和图书宣传活动。在我国,近年来,党和国家对阅读越来越重视,连续三年将“倡导全民阅读”写入政府工作报告,为建设“书香社会”提供了有力的支持。

原创作品急需发展空间

在采访中,多位业内人士指出,童书市场引进输出失衡也是一个值得关注的问题。虽然曹文轩获得了安徒生奖,国际上也听到了我们的声音,但是童书市场引进输出失衡的问题依然很严重。因为引进版童书大多是经典之作,不仅市场有保证,而且出版社操作起来方便快捷,因此大家一哄而上,造成本土原创能力不足。

肖帆指出,受互联网冲击和自身行业瓶颈的影响,图书编辑整体生存环境并不是太令人满意。相对而言,童书编辑过得稍好一些。相比传统出版压力大、待遇低,新媒体工作强度大但更活跃、待遇更好,不少传统出版机构的编辑会跳槽到新媒体。出版产业人才流失比较严重,没经验的不好一下上手做,而现有的工资水平又招不来很有经验的编辑。

留在出版业的编辑,承担的压力大、任务重,动辄一年上千万码洋的任务。为了完成任务,大家多选择见效快的引进书,只需要翻译后,几个月内就能快速出版。原创书耗时耗力,试错成本高,一般是有了一定引进书打基础后再做。尤其是资金雄厚的新建立童书品牌,基本都先以引进书切入市场,快速扩张。

毛毛坦言,好的原创作品需要培育好多年,成本也比较高,所以难度大一些。虽然好的原创作品不容易做,但是随着有远见的出版社对这个问题的重视以及一些政策性的扶持,近年来一个可喜的变化是,一批优秀儿童文学原创作家和作品逐渐走进人们的视野。

其中,有的作家是为人母之后,伴随着孩子的成长,从生活中汲取鲜活的故事和创作灵感,开始儿童文学的创作,比如黄宇的代表作《小屁孩日记》和《小屁孩上学记》;有的作家是从小学教师、儿童期刊编辑的工作实践中对儿童文学创作产生了兴趣,从而开始创作作品。比如作家汤汤原本是小学老师,因为参加了儿童文学讲习班的培训,开始创作童话故事。

除了专门从事儿童文学创作的作家,近年来一些传统作家也开始涉足儿童文学领域。这其中最有代表性的要数茅盾文学奖获得者张炜了。张炜对儿童文学创作很看重,他曾说:“我如果写出了更多让儿童喜欢的作品,就意味着自己更加靠近了文学的核心。”

《半岛哈里哈气》《少年与海》《寻找鱼王》,这一系列儿童文学作品,将他的童年回忆穿插在扣人心弦的故事中,同时对人与自然的关系进行了呈现与追问。《寻找鱼王》入选“2015中国好书”,这也为中国儿童文学的原创版图贡献了力量。

肖帆说,国外的出版社,无论大小,都有自己的签约作者,这为鼓励原创提供了很好的土壤。我们也应该向国外同行学习,与儿童文学创作者建立长期稳固的关系。从出版社的角度来说,可以量体裁衣根据作家的特色和风格为其制定长期的出版规划;从作者的角度来说,不断推出优秀的原创作品,打造个人品牌,可以实现双赢。

为期三天的上海国际童书展闭幕了,但对童书出版的热议不断。近十年,童书市场以年均10%的速度增长,儿童文学读物比重不断扩大,占据40%以上的图书份额。在很多人眼里,“做童书”等同于“赚大钱”,这也造成了童书出版的门槛降低,良莠不齐。那么,谁来为童书市场和儿童阅读把关?

vip8455新葡萄娱乐官网 1

童书作者待遇两极端:名家约稿多到写不完 新人出头机会少

除了跟风凑热闹,童书出版机构急功近利的另一个表现就是争抢名家资源。现在一线儿童文学作家,比如杨红樱、曹文轩、沈石溪等人,成为很多出版社竞相争抢的“香饽饽”,约稿多到写不完。

儿童文学作家郝月梅说,“出版社一约稿就希望作家拿出一个系列,然后他们大规模出版,但是文学有自己的规律,不能急功近利。”

毛毛指出,盈利的需求导致出版社不敢把宝押在新作家的身上,因为市场是什么样子的,出版社也不好判定,只能拿名家的噱头来销售图书,所以,新的作家不容易出来。“你看看这些年,畅销书榜上的仍然是杨红樱、曹文轩、沈石溪。

近十年来,这个榜单的变化不太大。一方面说明他们的作品非常经典,另一方面也说明新作家难以出头。”

肖帆对此也深有感触:“社里不愿培养新作者或名气小的,都想一步到位。培养一位新作者,耗费时间精力财力不少,还不一定能火。”在她看来,出版社应对优秀的新作者从政策方面加以扶持。另外,一些儿童文学奖项也可以尝试向新作者倾斜。

比如,湖南少年儿童出版社曾推出“小虎娃儿童文学新人丛书”,毛云尔、尹慧文、张李、流火、谢然子、陈静等儿童文学新秀脱颖而出,逐渐在文学界赢得了一定的美誉。他们的作品有的获得过冰心儿童文学新作奖、张天翼童话寓言奖、《少年文艺》佳作奖等奖项,有的被《中国儿童文学》等多种刊物及书籍选载。

为了培育更多的儿童文学新人,出版更好的原创儿童文学作品,促进中国儿童文学进一步走向世界,凤凰出版传媒集团、江苏省作家协会、北京大学中文系三方联合创立了“曹文轩儿童文学奖”。

vip8455新葡萄娱乐官网 2

不管是以哪种方式用童书“赚大钱”都不足取。阅读童书有助于孩子们形成正确的世界观、价值观、人生观,他们爱读书、读好书的习惯应从儿童时期开始培养。当儿童阅读成为一种奢侈行为,这一切也就无从谈起。当童书成为“少儿不宜”的低俗读物,更会对孩子们的身心健康产生不良的反向影响。当童书原创匮乏、选题重复、劣作多多,我们又拿什么来给孩子们增加精神食粮的供给?做童书者的眼中除了利益,还要有社会责任。

本文由8455新葡萄娱乐-vip棋牌官方网站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