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能将红豆杉树皮加工成半成品,研究人员阐明了云南红豆杉的濒危机制

作者:概况

导读:丽江县林业公安分局共查获非法贩运红豆杉树皮30多吨,而这仅占整个云南地区查获的一小部分。那么,在滇西北,偷剥和贩卖红豆杉树皮为什么如此猖獗呢?  【中国礼品网讯】尽管我国在1995年已经将红豆杉列为国家一级保护植物,禁止采伐,然而,记者来到丽江县林业公安分局时,看到这里正停放着两辆蒙着帆布的卡车,打开帆布,满满一车都是红豆杉树皮,公安人员查获的这两辆偷运红豆杉的汽车,每辆都装有3吨树皮。如果每棵树按剥皮10公斤计算,为了这两车树皮,就要有600棵红豆杉树被毁。  东方红豆杉:中国红豆杉第一品牌  丽江县林业公安分局政委王世雄对记者说,目前红豆杉的利润高,犯罪分子所采取的运输方式隐蔽,有邮车、有军车。有些在客车里面伪装起来,伪装是多方面的,有用空的啤酒瓶在上面盖上。有些外面是中草药,里面装的红豆杉皮。这些对检查和堵截红豆杉树皮,都带来了很多困难。  1999年以来,丽江县林业公安分局共查获非法贩运红豆杉树皮30多吨,而这仅占整个云南地区查获的一小部分。那么,在滇西北,偷剥和贩卖红豆杉树皮为什么如此猖獗呢?调查中,记者得知,1公斤的红豆杉树皮,农民卖给山里小贩的价格为2.5元左右,小贩卖给当地的地下加工厂则为5元,如果运到昆明可达30元,而每100公斤就可加工价格为3000元左右一公斤的紫杉醇初级产品。也就是说,从树皮到加工成含量99%的紫杉醇,大约增值100倍。  在暴利的驱使之下,一些不法商贩甘愿冒着坐牢的危险,以身试法。  在高额利润的驱动下,违法的紫杉醇地下加工厂在云南达十几家之多。广东、广西的一些厂家也到云南抢购原料。有的竟然把加工厂建到靠近原料产地的林区,既可解决原料,又能将红豆杉树皮加工成半成品,以便在运输原料时逃避检查。  采访中,我们获悉,云南的西北山区多数属贫困地区,农民收入较低,有的年均收入只有三、四百元。  虽然,在1998年国家出台了天然林禁伐的政策,俗话说老百姓原来是靠山吃山、靠水吃水,现在天然林禁伐,不能再树砍了。要保护生态环境,新的经济增长点又没有培育起来。  所以,只要有人收购树皮,红豆杉就难免被剥皮的命运。如果不从加工上堵死对红豆衫的破坏,保护红豆衫只能是一句空话。  丽江县鲁甸乡副乡长张毅城表示,只要是有人继续收购,有利益驱动林农,哪怕只有几毛钱的利润,他也会上山扒这个树皮。  云龙县林业局局长左光林强调,光靠我们现在的这些条件,如果这些加工厂不取缔,要做到没有人盗剥是很难的。  在中国科学院昆明植物研究院,专家告诉记者,许多生产厂家由于技术原因,本应从原料中提取含量为99%以上的紫杉醇,现在只提取了30%就出售了,甚至用了大量的原料仍然提取不了紫杉醇,资源的浪费相当严重。  裸露的红豆杉在哭泣,它让我情不自禁地想到了藏羚羊。这种本该在青藏高原自由自在生长的大自然的精灵,也因为长了一身好皮毛,而成了盗猎分子追逐的目标,大批大批地倒在了枪口之下,惨遭剥皮的命运。如今,在国家的严厉打击之下,盗猎藏羚羊的现象得到了有效控制,专家呼吁,对毁坏红豆杉的现象也应该加大打击力度,以更好地保护这种珍惜植物。  东方红豆杉官网:www.hongdousan.cn   欢迎关注东方红豆杉官方微信:

早在23年前,《濒危野生动植物种国际贸易公约》就已经将云南红豆杉纳入附录。1999年,中国明确了野生红豆杉的法律地位——国家一级保护植物,严禁采伐、运输、买卖。2001年,云南省开展“保护珍贵树种红豆杉专项行动”,触目惊心的剥皮之风才得以抑制。现今全球42个国家将其称为“国宝”,联合国明令禁止采伐。

652 红豆杉是一种珍稀树种,属于国家一级珍稀濒危保护植物。这种树木一般生长在海拔2000至3000米的地方,生长速度缓慢,木质异常坚硬。 全世界有多个红豆杉树种,中国有西藏红豆杉、东北红豆杉、云南红豆杉、中国红豆杉及中国红豆杉的变种南方红豆杉。其中,云南红豆杉的生物量和紫杉醇含量最高。云南红豆杉主要分布在云南、四川、西藏、不丹、缅甸等地。云南红豆杉天然分布在温带、亚热带的北沿,像滇西北、滇西都有分布。 云南省红豆杉实现规模种植抗癌药用提取不再依赖天然林 红豆杉不再哭泣 一株活了3000多年的云南红豆杉,因为身上长着三四百公斤树皮,被人整整剥了4天,在云南被谋杀了。这是2001年发生的一幕,人们称之为哭泣的红豆杉。 十多年后,云南的研究成果改写了云南红豆杉的悲惨命运,他们培育了1.5亿株云南红豆杉,人们提取抗癌药物紫杉醇可以不用再盗伐天然红豆杉了。 具有抗癌功效 让红豆杉惨遭破坏 1963年美国化学家发现红豆杉中提取的四环二萜化合物对老鼠肿瘤细胞有活性,并把这种化合物命名为紫杉醇。紫杉醇具有聚合和稳定细胞内微管的作用,致使快速分裂的肿瘤细胞在有丝分裂阶段被牢牢固定,使微管不再分开,使癌细胞复制受阻断而死亡。从这时起,红豆杉就遭受了人类的破坏。 红豆杉里紫杉醇含量最高的是树根、树皮,其次是小枝叶。正是因为树皮中紫杉醇含量最高,很多野生红豆杉才惨遭剥皮噩运。云南省林业科学院张劲峰研究员说:采集根和皮,树木就死掉了。 2001年央视《经济半小时》栏目的《哭泣的红豆杉》节目,报道云南许多地方的红豆杉遭到毁灭性的破坏。与其他地方的毁林事件不同的是,大部分红豆杉并没有被砍伐,只是全部都遭到了剥皮、断枝的命运,并因而死亡,甚至上千年的古树都不能幸免。 不法分子弄来红豆杉后,要么就转手卖掉,要么提取紫杉醇,再以高价卖到市场上去。张劲峰说,紫杉醇主要是做针剂,国内也有做的,但标准和价格比较混乱。如果拿到美国FDI认证可获得出口资格,估计目前价格在30~40万元/公斤左右,国内的价格是一公斤十多万元。 在采访中,一株树龄在3000年以上的红豆杉,只因为身上有三四百公斤的树皮,就被人活活剥了皮。这株千年古树,就这样被人类谋杀了。 阐明濒危机制 打破种子休眠难题 为了保护云南红豆杉,云南省林业科学院和中国林业科学研究院资源昆虫研究所申请并获得了7个国家和省级科研项目,开展了历时近10年的研究,希望建立云南红豆杉药用原料林高效培育技术体系。 通过研究,研究人员阐明了云南红豆杉的濒危机制。云南红豆杉虽然属于国家一类保护植物,但种群数量并不少,比起华盖木等要多得多。张劲峰说,濒危原因,最关键的还是人为直接采集和对环境的破坏。因为红豆杉名气大,人们砍伐来做砧板、水杯、筷子、烟筒、甚至是家具,破坏了野生资源。有的企业也会盗伐红豆杉,用来提取紫杉醇销售。 同时,云南红豆杉存在休眠期,萌发比较困难。在自然环境中,往往要两三年才能萌发。一开始,研究人员觉得这是因为种子有生理后熟现象。生理后熟,是指外面看起来成熟了,但里面还没成熟,采收后还有一个发育过程,充分成熟后才能发芽。 但研究发现没有生理后熟现象。实际上,红色的假种皮层剥了以后还有一层,那一层起到限制呼吸和吸水的功能。红豆杉生长在高寒地区,为了种群的繁衍,对恶劣环境作出了一些生态适应性调整。环境不好时,它就睡觉,等环境好了它再慢慢萌发。 通过精确掌握采种期、打破休眠等技术措施提高成苗率223%、缩短育苗期40%,实现了实生壮苗的规模化培育,解决了仅能培育扦插苗,优质苗木供给不足的问题。 种植区面积扩大5倍 掌握何时采集最合适 为了研究的方便,研究人员在昆明引种了红豆杉,发觉长得还好。后来,又把云南红豆杉苗带到丘北等别的项目点,长得也很好。这无形中拓展了云南红豆杉的适生范围,不仅限于温带,在亚热带也能生长,而且紫杉醇含量还不会降低。红豆杉种植区面积一下子扩大了5倍,解决了产区狭小、生长缓慢及种植区的优化布局问题。 人工种植云南红豆杉,主要是为了提取紫杉醇,那什么时候剪才合适呢?这也是一个值得研究的问题。 张劲峰说,紫杉醇不像淀粉和糖分,合成了就存储起来。紫杉醇只是一个中间代谢产物,随着新陈代谢的进行它又会转化成其他物质。所以,就要研究一年中哪个季节最高。研究发现6月~10月紫杉醇含量最高。 但是,6月份正是红豆杉长身体的时候,生物量增长迅速,此时就像一只股票在快速升值,卖了可惜。所以,采集枝叶的最佳时间,是紫杉醇含量较高,生长量又过了最高生长峰的时候。 研究还揭示了树皮、小枝、叶片紫杉醇含量的变异模式,枝叶紫杉烷含量与海拔、依存植被的相关规律,提出良种选育策略与技术。 3年产值达16亿元 断了对天然资源的依赖 云南红豆杉还有一个特别的地方,那就是种子昂贵。从第一颗种子成熟到最后一颗种子落地,前后可以相差6到7个月,收集成熟的种子很困难。一般来说,从8月份一直到翻过年都可以采集到种子。 研究人员还确定了优良种源区10个,收集保存了一批优良种质资源,选育出优株18株、良种5个,良种林紫杉醇亩产比对照提高了187%,解决了生产上无良种可用的问题。 突破了种子休眠技术,建立了高效培育技术体系。实现了实生壮苗的规模化培育,解决了仅能培育扦插苗,优质苗木供给不足的问题。 研究所获得的技术成果,在云南、广西等省区进行示范和推广,5000多农户和20多家企业参与云南红豆杉的种植,培育优质实生苗木15000万株,良种推广应用15万亩,高效培育技术推广应用45万亩,近3年价值达16亿元,实现了云南红豆杉药用产业从依赖天然资源向人工原料林的转变。 观念纠正 红豆杉筷子防癌?谣传!还会中毒 红豆杉水杯、红豆杉筷子、红豆杉砧板,可以防癌,买一个带回家吧!也许,一些摊贩会这样向你推销红豆杉制品。 记者在昆明景星花鸟市场采访时,一位大妈就说她家有两个红豆杉砧板。她说:切菜、切肉时,砧板上的木屑会混在菜肉里面,这样就吃进去红豆杉了,有防癌功效。 那么,这种红豆杉水杯、红豆杉筷子、红豆杉砧板到底有没有防癌功效呢?张劲峰听后笑了,他说:肯定是没有的,白整啦!紫杉醇只在根、树皮、小枝叶中含有,而树皮内侧的木质部是不含紫杉醇的。拿红豆杉做杯子泡水喝,想防癌是非常错误的做法。木质部不仅没有紫杉醇,而且其他成分也许会对身体有害。 另一方面,紫杉醇不溶于水,泡水没用。 科学研究表明,红豆杉毒性很大,如果没有医生指导,长期大量食用后可能会产生抑制骨髓造血功能、白细胞下降等严重毒副作用。当人误食红豆杉,则会出现头昏、瞳孔放大、恶心、呕吐、弥散性腹痛、肌无力等症状,严重者还会出现心动徐缓、心脏骤停或死亡。 记者登录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网站,发现在《保健食品禁用物品名单》中,就有红豆杉。

剥皮之风逐渐止息。

红豆杉·濒危20年①|剥皮挖根屡禁未止,近十年判刑逾千起

及至1992年,红豆杉突然成了“摇钱树”。是年,美国BMS公司发明了从红豆杉中提取紫杉醇的方法,由于紫杉醇对治疗乳腺癌、卵巢癌有特效,迅速成为国际上治疗癌症的热门药。最高时,紫杉醇卖到了2000美元1克。

该案是当时云南省打击专项行动开展一年多后判决最严厉的一起案件。此前,因破坏红豆杉,已有50多人在云南被逮捕,32人被判处有期徒刑。

也是在这一年,国际市场的紫杉醇价格上涨,最高时曾卖到2000美元1克。在暴利的驱使下,剥皮大战仍酣。当时,林区农民剥下的活树皮的收购价为1—1.2元/公斤,树皮贩子拉到昆明,可卖到30元,而加工企业1公斤紫杉醇就能获利数百万。

事实上,就近10年的案发数量来看,江西省并不是全国最多的。

图片 1红豆杉盗伐现场,该图事发地为江西抚州市乐安县坪坑村小组安上山场,《江西科学》2014年刊载。图片来源:澎湃新闻

该文给出了一组数据。据不完全统计,2006年—2013年,江西省红豆杉盗伐数量呈上升趋势,盗伐发生地主要分布在7地市,其中抚州市、宜春市较多。8年间,两市南方红豆杉盗伐数量共计560棵,其中有不少树龄几百年的大树。

“眺望这片曾经长满红豆杉,如今却满目疮痍的荒山废墟,心中实在难抹那片悲凉——我首先想到的是关于法律上的思考。”时任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法官张晋明曾撰文记载了这一案件,并于1997年在人民日报社《时代潮》杂志上发表。

全国范围内,2014年至2017年的4年间,此类案件判决最为密集,每年新增案件二三百起。2018年新增案件较多的省份之一为四川省,目前已判处5起,与福建、云南相差不多。

其后不久,云南汉德公司“非法经营”和“走私珍惜植物”案一审宣判,法院查明,1999年9月10日至2001年11月,汉德公司耗资1200多万元,收购红豆杉树皮萃皮5519.312公斤、半成品10765.475克。

“祸”起于紫杉醇。

图片 2警方缴获的数十方红豆杉原木,已在江西省永丰县森林公安局后院存放约两年,逐渐干枯发黑,目前暂无专门机构接收。澎湃新闻记者王乐 图

这棵红豆杉生长在云南大理州云龙县。

是时,一些红豆杉商贩与商号管理人员相互勾结,靠着买来的“边贸木材”贩运证件闯关过卡。仅1994年初至1996年5月,1000多吨红豆杉树皮经由怒江州的片马河口岸或昆明—香港一线,流向国际市场。

曾经,“红豆杉”这个名字还不响。在云南,它叫紫金树,在江西,它叫杉柏树,而在四川,有人叫它“扁柏树”——由于其木质坚硬,刀斧难攻,不是好柴火,山民们只偶尔将其伐做扁担、砧板。

而1993年在昆明成立的云南汉德生物技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汉德公司”),则站在了这条产业链的顶端。作为省内高新技术产业的一面旗帜,汉德公司一直拥有合法证照及批文,是省内仅次于红塔集团的第二大出口创汇企业。

当时,多家媒体连续报道了云南省内的这场“剥皮大战”。公开报道显示,从1992年到2001年,近10年里,云南红豆杉遭到了毁灭性破坏,分布在滇西横断山区中的300多万棵红豆杉,绝大部分遭剥皮后死亡。

2014年5月,《江西日报》曾连续刊登3篇稿件,报道了铜鼓县红豆杉盗伐猖獗、有关部门懒政的问题。

这3篇报道记录了记者向当地森林公安及林业部门反映红豆杉遭盗伐线索,但屡遭推诿的过程。该文刊发后即引发广泛反响,当地随即启动侦查、监管程序,不久1名盗伐主犯落网。月底,铜鼓县政府也出台了《进一步加强森林资源保护管理工作的意见》。

江西省红豆杉分布最为集中的地区是宜春市铜鼓县。该县森林覆盖率高达87.4%,境内曾有80余万株野生红豆杉,全国罕见,被誉为“南方红豆杉之乡”。

在近10年的红豆杉木材盗贩案中,利润同样集中于“产业链”末端。以四川峨边山区为例,贩子山上收木材每吨不到1000元,而在福建等地,根雕、家具成品价格高达十几万甚至数十万。

“违反保护森林法规,盗伐、滥伐森林或者其他林木,情节严重的,处3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可以并处或者单处罚金。”

本文由8455新葡萄娱乐-vip棋牌官方网站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