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礼品生意这么多年,做礼品生意这么多年

作者:新葡萄

导读:今年的礼品行业受政策冲击的影响较大,但也不失为一个礼品公司转型的关键时期,转变原有的营销管理思路,迎合市场消费需求,才是发展的主流趋势。  【中国礼品网讯】随着中秋佳节的临近,拉来了礼品市场的销售旺季。与往年不同,本该在办公室接订单的礼品企业最近却忙于拉单。据了解,今年的礼品行业正遭遇着一场“寒流”,不少企业订单下滑高达八成。  “等客上门”的风光不再  昨日,记者走访街边的礼品店发现,可谓是门可罗雀,多数礼品厂家谈及今年的礼品市场,均给出了“差太多”的回答,整个行业遭受最明显的一场“寒冬”。  鹭艺轩漆线雕有限公司经理王明亮告诉记者,今年的礼品市场无论从销量、客源或是订单上来说,都下滑较多。“年初以来销量下降了将近40%,主要是因为团单客户的流失,”王明亮表示,以往公司是以企事业单位的客户为主,今年这部分的客户流失比较多,销量就大大下降了。  而销量下滑并不是个例,振兴工艺美术厂的厂长潘华表示,今年该厂的礼品销量下滑了近一半。另外,飞雁商贸有限公司的总经理黄海花更是坦言,公司向来只接受团单客户,今年以来销量下滑了70%-80%。  面对团单客户大面积流失,台江更新阁工艺厂厂长刘友泽感叹道“光靠零散的私人订单,生意很难支撑下去。”据了解,刘友泽的工厂今年以来,工厂总体销量已经下降了近80%。  奔走展会仍不见效  为了扭转团单惨跌局面,很多礼品企业开始增派业务员主攻私企。  “最近这段时间,几乎每天都有好几名商务礼品的业务员上门。”一家私企的办公室主任告诉记者。  而一些企业,也开始忙于奔走各类礼品展会,试图从这些展会中找到一些商机。“前几天刚刚从北京的一个礼品展会回来,下个月还准备去深圳的展会碰碰运气。”一工艺品生产企业的负责人告诉记者,即使这样忙于奔波,订单量仍然不尽如人意。  王明亮告诉记者,从展会的订单量来看,也出现了明显的下滑。“今年现场订单量少了将近一半。”  行业或迎转型关键期  面对这样严峻的市场状况,一些礼品商家开始做出了转型。据刘友泽介绍,他们工厂已经开始转变目标客户,希望能够抓住私人送礼市场。“现在主要是生产一些适合家庭的礼品,例如碗、碟子等”,刘友泽告诉记者,以前的礼品大部分是壁画等工艺品。  另一方面,旅游礼品市场在刘友泽看来也是不可忽略的一块。他表示,现在厂里生产的礼品更多地倾向地方特色,例如福州三宝等。  而降低价格也是礼品企业争抢市场的主要手段,飞雁商贸有限公司的总经理黄海花告诉记者,现在公司已经开始推促销礼品、价格比较亲民。  省商务礼品协会秘书长陈炼告诉记者,相比往年的价格,今年商务礼品企业产品价格不及往年一半。  虽然,今年的礼品行业受政策冲击的影响较大,但《礼商》编辑认为这也不失为一个礼品公司转型的关键时期,转变原有的营销管理思路,迎合市场消费需求,才是发展的主流趋势。

导读:禁卡令下,今年的“传统礼品市场”同样被“卡”住了,小型礼品公司消失了大半,依然存在的礼品公司和代理商正在想辙发展新的客户和渠道,及时更新礼品结构。  【中国礼品网讯】自中共中央纪委发出《关于严禁公款购买印制寄送贺年卡等物品的通知》后,严令之下,原本已经进入招标环节的“中国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浙江省分行2014年挂历、台历及贺卡印制项目”紧急终止。  记者了解到,从“时令”上看,不仅是已经被“卡住”的贺卡到了即将发行的季节,按照往年的惯例,礼品市场也到了旺季,不过根据记者几日来走访的情况看,今年的“传统礼品市场”同样被“卡”住了———政府部门和国企喜欢采购的工艺礼品和福利礼品几乎没有了市场,小型礼品公司消失了大半,依然存在的礼品公司和代理商正在想辙发展新的客户和渠道,及时更新礼品结构。  老礼品商:一单政府生意还都没有  老陈并不算老,只是因为他在礼品行业奋斗了18年,而且在石家庄太和文化礼品城生意做得颇大,因此被业内同行冠以“老陈”。  老陈认为,做礼品生意这么多年,今年礼品市场出现的这么大的变化是自己从未经历和想象到的。“我这儿的政府订单现在基本上没了,不但来自政府各种部门的没了,连国企都没了。我认识的好多规模小的礼品公司今年都倒闭了,特别是专业做政府生意的,因为这样的公司只有一个或者两个政府部门客户,没有其他渠道,政府部门一旦停止礼品采购,他的礼品公司自然也就没了业务。”老陈告诉记者。  记者看到,老陈的铺位面积很大,其中一大块是工艺品展示区。“工艺类的礼品今年卖得差远啦,跟前几年比真是差出一大截,其实从去年下半年以来势头就减弱了,本以为今年中秋节能好点,结果工艺礼品的中秋节市场惨淡无比,幸亏我当时‘跨界’进了一批大闸蟹,销往各地的私企,这才算救了驾。以后我会压缩工艺品空间。”他说。  “跑单帮”式礼品公司消失大半  老陈介绍,虽然自己人在石家庄,但是上下游客户来自全国各地,其中一大批是“跑单帮的”———没有公司,没有固定场所,纯靠关系销售,从他这拿货,供给政府部门,相当于中介。这些人以河南、安徽人居多,来自北京的群体最大。  他说,去年之前跟自己联系的跑单帮的人上百不止,现在消失一大半了,标志就是这些人不送单子过来了,看样子他们没了生意。他说,一批做迎合政府部门喜好的礼品的上游厂家也倒了一批。  老陈和他的生意伙伴们的这种窘况只是八项规定出台之后的后延反应。  据了解,从2008年到2011年,礼品产业以每年20%以上的高速增长,2012年政府八项规定六项禁令出台后,这种增长戛然而止,一个万亿市场容量的礼品产业顿时出现狂跌。  据公司礼品产业研究项目组不完全统计,以商务礼品为主的3000家礼品核心供应商,2012年的年销量下跌50%以上,2013年与2012年环比下跌仍在继续,30000家规模礼品服务商85%的下跌幅度超出50%,10万家以上的中小礼品供应商据公司项目组调研至少30%以上已经濒临倒闭。  石家庄的吕女士前年开了一家礼品公司,她的客户以银行为主,主要是提供纪念币、工艺品等。  和老陈一样,今年她也改了路子,因为今年银行的订单“少到可怜”。今年春节过后,她就开始大力发展各地市的分销商,这些分销商从她这走的单子都集中在压力锅、热水壶等小家电产品。她说,具体那些产品到哪去了自己也不清楚,但是肯定是更民生化了,摆件和收藏品市场萎缩多了。  经人介绍,记者采访到了“跑单帮的”小白。小白说,自己之所以能“留下来”,是因为也及时“转型”了。他看到政府市场大势已去的苗头之后,及时跑私企,甚至一个个的个人业务也做。“对大企业而言,转型很痛苦,因为得重新打市场,我就好办多了,一个人,船小好调头。”他说。小白说,甭管大小公司,只要肯动,肯改,就有希望。比如今年出了一种多功能的户外用品“藏獒铲”,可以破冰、敲玻璃,做警示标志,一些品牌买来做促销礼品,导致今年这个铲子火得很,一走上百万的销售额,这样销量就出来了。“所以只要肯挖掘,礼品市场会找到新的空间,几年过去,礼品市场很可能就不再是腐败、送礼的代名词了。”小白说。  民生用品或将成礼品市场主打产品  尽管今年的礼品市场遇冷,但是记者发现老陈挺乐观。他说,虽然传统礼品不能再给自己带来利益,但是他“转型”早,已经找到了新的求生路子。“你去超市买整箱的牛奶的时候是不会看到有的品牌上面绑着一些礼品,比如饭盒、小凳子什么的,很可能你看到的促销品就是我做的单子。”老陈说。  他介绍,给酒厂、牛奶企业等提供促销品已经成为他新的盈利渠道。“这些企业我们以前也有来往,曾经让我们给提供促销品,但是做这样的促销品利润太低,我们当时不怎么接这样的单子,现在没办法,形势在变,利润高的那块丢失了,只好把这块捡起来。不仅如此,我们还拓宽了渠道,比如给运营商提供积分兑奖的礼品,给银行保险公司提供各种开卡、办保险礼品———这些活我们现在都开始干了。”  他说,促销赠品市场的特点是利润低但是量大,所以就今年而言,几乎是这些生意拯救了自己。当然,中秋期间自己跨界做的一次大闸蟹生意也给自己加分不少。

10月31日,中共中央纪委发出《关于严禁公款购买印制寄送贺年卡等物品的通知》。据报道,严令之下,原本已经进入招标环节的“中国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浙江省分行2014年挂历、台历及贺卡印制项目”紧急终止。  记者了解到,从“时令”上看,不仅是已经被“卡住”的贺卡到了即将发行的季节,按照往年的惯例,礼品市场也到了旺季,不过根据记者几日来走访的情况看,今年的“传统礼品市场”同样被“卡”住了——政府部门和国企喜欢采购的工艺礼品和福利礼品几乎没有了市场,小型礼品公司消失了大半,依然存在的礼品公司和代理商正在想辙发展新的客户和渠道,及时更新礼品结构。  燕赵都市报记者郭春虹  老礼品商:一单政府生意还都没有  老陈并不算老,只是因为他在礼品行业奋斗了18年,而且在石家庄太和文化礼品城生意做得颇大,因此被业内同行冠以“老陈”。  老陈认为,做礼品生意这么多年,今年礼品市场出现的这么大的变化是自己从未经历和想象到的。“我这儿的政府订单现在基本上没了,不但来自政府各种部门的没了,连国企都没了。我认识的好多规模小的礼品公司今年都倒闭了,特别是专业做政府生意的,因为这样的公司只有一个或者两个政府部门客户,没有其他渠道,政府部门一旦停止礼品采购,他的礼品公司自然也就没了业务。”老陈告诉记者。  记者看到,老陈的铺位面积很大,其中一大块是工艺品展示区。“工艺类的礼品今年卖得差远啦,跟前几年比真是差出一大截,其实从去年下半年以来势头就减弱了,本以为今年中秋节能好点,结果工艺礼品的中秋节市场惨淡无比,幸亏我当时‘跨界’进了一批大闸蟹,销往各地的私企,这才算救了驾。以后我会压缩工艺品空间。”他说。  “跑单帮”式礼品公司消失大半  老陈介绍,虽然自己人在石家庄,但是上下游客户来自全国各地,其中一大批是“跑单帮的”———没有公司,没有固定场所,纯靠关系销售,从他这拿货,供给政府部门,相当于中介。这些人以河南、安徽人居多,来自北京的群体最大。  他说,去年之前跟自己联系的跑单帮的人上百不止,现在消失一大半了,标志就是这些人不送单子过来了,看样子他们没了生意。他说,一批做迎合政府部门喜好的礼品的上游厂家也倒了一批。  老陈和他的生意伙伴们的这种窘况只是八项规定出台之后的后延反应。  据了解,从2008年到2011年,礼品产业以每年20%以上的高速增长,2012年政府八项规定六项禁令出台后,这种增长戛然而止,一个万亿市场容量的礼品产业顿时出现狂跌。  据公司礼品产业研究项目组不完全统计,以商务礼品为主的3000家礼品核心供应商,2012年的年销量下跌50%以上,2013年与2012年环比下跌仍在继续,30000家规模礼品服务商85%的下跌幅度超出50%,10万家以上的中小礼品供应商据公司项目组调研至少30%以上已经濒临倒闭。  看不上眼的“促销品”救了自己  尽管今年的礼品市场遇冷,但是记者发现老陈挺乐观。他说,虽然传统礼品不能再给自己带来利益,但是他“转型”早,已经找到了新的求生路子。“你去超市买整箱的牛奶的时候是不会看到有的品牌上面绑着一些礼品,比如饭盒、小凳子什么的,很可能你看到的促销品就是我做的单子。”老陈说。  他介绍,给酒厂、牛奶企业等提供促销品已经成为他新的盈利渠道。“这些企业我们以前也有来往,曾经让我们给提供促销品,但是做这样的促销品利润太低,我们当时不怎么接这样的单子,现在没办法,形势在变,利润高的那块丢失了,只好把这块捡起来。不仅如此,我们还拓宽了渠道,比如给运营商提供积分兑奖的礼品,给银行保险公司提供各种开卡、办保险礼品———这些活我们现在都开始干了。”  他说,促销赠品市场的特点是利润低但是量大,所以就今年而言,几乎是这些生意拯救了自己。当然,中秋期间自己跨界做的一次大闸蟹生意也给自己加分不少。   民生用品或将成礼品市场主打产品  石家庄的吕女士前年开了一家礼品公司,她的客户以银行为主,主要是提供纪念币、工艺品等。  和老陈一样,今年她也改了路子,因为今年银行的订单“少到可怜”。今年春节过后,她就开始大力发展各地市的分销商,这些分销商从她这走的单子都集中在压力锅、热水壶等小家电产品。她说,具体那些产品到哪去了自己也不清楚,但是肯定是更民生化了,摆件和收藏品市场萎缩多了。  经人介绍,记者采访到了“跑单帮的”小白。小白说,自己之所以能“留下来”,是因为也及时“转型”了。他看到政府市场大势已去的苗头之后,及时跑私企,甚至一个个的个人业务也做。“对大企业而言,转型很痛苦,因为得重新打市场,我就好办多了,一个人,船小好调头。”他说。小白说,甭管大小公司,只要肯动,肯改,就有希望。比如今年出了一种多功能的户外用品“藏獒铲”,可以破冰、敲玻璃,做警示标志,一些品牌买来做促销礼品,导致今年这个铲子火得很,一走上百万的销售额,这样销量就出来了。“所以只要肯挖掘,礼品市场会找到新的空间,几年过去,礼品市场很可能就不再是腐败、送礼的代名词了。”小白说。

导读:“禁卡令”出台,让礼品业感受到了“寒意”。政府机关、国企纷纷减少了公务礼品采购,不少礼品、印刷企业接不到单,叫苦不迭。虽然公务消费少了,“私人定制”、大众消费都是尚待开发的“热土”。  【中国礼品网讯】春节临近,原本是礼品行业一年中生意最好的时候,然而今年,“禁卡令”出台,让礼品业感受到了“寒意”。政府机关、国企纷纷减少了公务礼品采购,不少礼品、印刷企业接不到单,叫苦不迭。不过,贺岁片《私人订制》给他们带来了一点灵感。虽然公务消费少了,“私人定制”、大众消费都是尚待开发的“热土”。  继餐饮、酒店业熬过2013年年关之后,礼品行业也将迎来“难过”的2014年年关。10月31日,中央纪委发出通知,严禁公款购买、印制、邮寄、赠送贺年卡、明信片、年历等物品。本该是礼品生意最火热的12月,在禁令之下却一片惨淡。成都兴辉礼品公司的老板曾业,不得不选择在年底关门。“没办法,接不到单子,生意做不下去了。”曾业说,今年“节俭风”劲吹,高端定制礼品无人问津,中低端市场则杀价严重,赚不到钱,所以决定不做了。  昨日,记者从四川省礼品行业商协会得到的数据显示,成都大大小小的礼品公司不下2000家,往年近十亿的营业总额,今年遭遇了“腰斩”。大的公司靠产品转型谋出路,小的公司难以抵抗市场不景气的风险,纷纷选择关门或者转行。  公务员:今年没采购一张贺卡  在羊西线一家大型国企上班的白领张萌,发现到现在一本新年台历都没收到。“往年这时最多要收到10多个,今年一本都没有。”张萌在办公室问了一圈,发现只有3个同事收到了新年台历。而且,这些台历都是航空公司或者保险公司寄来的,而非平时有业务往来的企业。  张萌所在的企业,往年都要拨5-10万元的经费,用于定制台历、贺卡、礼品等,在新年和春节前发给各业务部门员工送给客户。但今年,上个月公司相关负责人李虹就接到了通知:今年不再印制台历和购买礼品。  “你不晓得‘禁卡令’嗦?不要再打电话来了,我们可不敢印。”挂掉一家印务公司打来询问是否要印贺卡的电话,姜可很是感叹。“以前最忙的就是年终,订年会酒店、订新年台历、贺卡和礼品,今年一下觉得清闲多了。”姜可是成都某机关的公务员,今年“节俭令”一出,效应立现,姜可没有采购一张新年贺卡。  企业:订单锐减7成 小印厂停印  市场需求量的锐减,令印刷企业、礼品企业感受到了“寒意”。成都兴辉礼品公司的客户经理小王因为没拉到订单,10月的工资只拿到了800元。她告诉记者,按照这个趋势,她打算辞职。“每天都去跟客户磨,但基本都被拒绝。”  今年年初以来,企业和政府的会议以及接待大大减少,礼品需求量自然也大大减少。以往关系不错的客户大都向小王直言,没有谁再敢用公款订台历、贺卡。曾业说,高端市场看不到起色,中低端市场又因为竞争激烈,确实没得赚。关闭公司后,他决定在餐饮市场再觅商机。  礼品公司没生意,上游印刷厂也叫苦不迭。“订单至少下滑七成,一点都不夸张。”成都北新干道附近的一家印刷厂老板张世川告诉记者,前几年,不到10月就有大笔的贺卡、台历订单,“机器白天黑夜转,就怕赶不及交货。一个季度能做到上百万的销售额。”  眼下已接近元旦,订单已基本完成交付,张世川坦言,“基本上都是公司的单子,没有‘公单’,制作要求比较简单,数量也减少了。”  记者从多家印刷厂、印务公司了解到,年末生意异常惨淡,有一些小型印务公司甚至已经停印,“今年一单都没有做,我们已经不做贺卡这块业务了。”美意印务的杨姓业务经理表示。变化  成都礼品消费市场骤降5成  兴辉礼品公司是在2011年开业的,不到一年的时间,就赚了近百万。“当时高端礼品市场很火,大客户一个订单就几十万。”曾业说,那个时候高端定制礼品,利润能做到30%以上。“房产商、药品经销商的生意都好做,会定制字画、蜀绣乃至活动纪念币。”而据业内人士介绍,商务礼品市场价往往在300元以上,公款消费的礼品价格往往都在1000元/件以上。  省礼品行业协会秘书长李琳琳告诉记者,金银币、琉璃制品等,都曾是公务消费市场的热点。记者在成都贝瑞礼品公司的网站上看到,琉璃礼品的价格从1000元到上万元不等,金银币的价格从1000元到3000多元不等。该公司一名销售人员告诉记者,以前年末高峰时出货金额可以达到10多万元,但现在几乎无人问津。  一些做电子礼品卡的网站也受到冲击。一家礼品卡网站的销售 经 理 彭 建 兴 告 诉 记 者 ,200-1000元的礼品卡是往年最受欢迎的。“成都有五六家大型国企都是我们的客户。”他说,去年这些客户购买礼品卡主要用于年会奖品、客户礼物、员工福利等,而今年都喊停了,该网站本月的销售额也下滑了70%。  记者从四川省礼品行业商协会了解到,截至2012年,我省共有7000余家礼品相关企业。李琳琳告诉记者,成都有2000多家礼品企业,年销售额能达数亿元。自从去年“八项规定”出台后,行业就受到了很大影响,到今年年底,该协会预计销售总额有50%以上的下滑。应对  转型大众消费和“私人定制”  “贺卡不好卖,已经不是今年才有的事情了。”作为礼品业业内人士,张世川认为,功能性降低成为市场遇冷的重要原因。“打个电话拜年的效果远比一张贺卡要好,成本也低,既经济又环保。至于挂历,更是很少家庭会用,下个应用程序能解决问题,实用性和装饰性都在下降。”  对于市场的变化,速彩纸制品有限公司经理秦旻也感受深刻,“禁令之下,市场萎缩是必然的。这时候公司更要做好一条龙服务,抓紧现有的客源。”秦旻告诉记者,现在他们也在抓“私人定制”的业务,面对大众消费圈子,将贺卡、台历个性化,“虽然目前的量不是很大,但很多客人都很喜欢拿自己的照片或小孩的萌照做台历送人,前景还是不错。”  “礼品行业在上海、北京等地做得很好,我们本土企业还比较落后。”四川省礼品行业商协会秘书长李琳琳说,本地企业绝大部分是工艺礼品的贸易商、代理商,不具备独立的设计能力,也没有生产厂家。“行业抗风险能力差,大环境一变大家都在叫苦。”李琳琳感叹,她还预计这股“节俭风”至少会持续四五年。  “整个行业都必须认清形势,积极调整转向以寻求生存发展。”李琳琳说,目前本土企业已经开始转型,从原来的传统商务、政务礼品,转向做旅游纪念品和促销礼品。“特别是促销礼品,类似超市里各类促销赠送的水杯、雨伞等,面向大众消费价格适中的家庭礼品等,是企业主打的业务。”

图片 1

大庆艺术品市场遇冷重生

百湖艺术群落,是大庆艺术家的聚集地,也是艺术品的主产地。在国家一系列禁令出台后,艺术品市场普遍遇冷,大庆市也不例外,但大庆市的企业及时转舵,为艺术品销售找到了新的方向。

小小芦苇画飞入寻常百姓家

在百湖艺术群落林甸县芦苇画立春工艺品厂展厅,记者巧遇大庆中医院护士王慧。

快过年了,想选件艺术品装饰房间。之所以看中芦苇画,关键是因为其价格较低,符合工薪阶层的消费水平。王慧说。

厂长魏立春告诉记者,过去像王慧这样的买家,他们并不看好。原因是他们生产的产品都是高端商务礼品,面对的大多是公款消费团体,不用出门找市场,客户自然来找他们。2013年,节俭风刮起后,库存的产品不见少,新订单不增加,企业发展陷入困境。

以前的销售方式行不通了。魏立春说,市场变我就变,受立春二字启发,我学习春燕,飞入寻常百姓家,进军家装市场。

本文由8455新葡萄娱乐-vip棋牌官方网站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